古建筑该如何修缮?
来源:    发布时间: 2015-11-28 15:26   72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9·3”小长假结束了,一些抗战时期遗留下的问题也陆续浮出水面。自古以来长城便是我国的军事性工程,在抗战时期更是起到了积极的防御作用,是世界性的文化遗产。

  关于长城等古建筑的修缮问题,一直以来都饱受争议,其

“9·3”小长假结束了,一些抗战时期遗留下的问题也陆续浮出水面。自古以来长城便是我国的军事性工程,在抗战时期更是起到了积极的防御作用,是世界性的文化遗产。

  关于长城等古建筑的修缮问题,一直以来都饱受争议,其重心往往集中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表现在“要不要修”,当古建筑与现代城市建设规划相冲突,是保留古建筑,还是当以现代城市建设为主?另一方面表现在“如何修缮”,该用现代技术精细修葺以延续古建筑的建筑生命,还是应当适度保留历史痕迹以彰显建筑的“原汁原味”?

  修缮长城非一地之事

  长城修缮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也曾遇到许多尴尬和难题。就拿长城的分界线来说,京津冀三地有的地方是以长城中心线划界,一段长城跨越多地,北京进行修缮的时候不可能只修一边。北京市文物局有关负责人举例说,2010年,就司马台长城的修缮就产生过类似的矛盾。

  “联合保护、开放能够解决长城修缮的难题。”这位负责人表示,修缮完成后,河北等地的老百姓也能受益,这将激发当地共同修缮抗战文物的积极性。

  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舒晓峰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亦表示,十三五期间,在文物保护特别是抗战文物保护方面,京津冀三地将从长城抗战遗址联合保护入手,北京将与河北、天津签订京津冀长城保护管理框架协议,推进共同进行三地交界的红石门长城、京冀交界的古北口长城、南口长城等文物保护与利用区域发展规划,共同上报国家文物局,统一管理、开放。

  北京将发挥表率作用

  早在2014年,北京市便启动抗战文物主题修缮计划,并重点开展长城沿线抗战遗址的保护工作。对爆发古北口战役的密云古北口长城卧虎山段、坚持敌后抗日的门头沟沿河城长城段等进行抢险加固和修缮。

  北京市文物局文保处处长王玉伟介绍,近日因为系列纪念活动而暂停的宛平城修缮工程即将恢复。目前进行的是南侧城墙及东、西瓮城的加固,北城墙修缮正在做计划。整个宛平城通过几期的修缮全部城墙都将得到保护,工程将于“十三五”期间全部完成。“宛平城建设的时候城墙的质量并不是特别好,结构有些问题,我们主要以加固为主,防患于未然。”

  此外,北京市文物局还将充分发挥社会力量的监督作用,最大限度激发市民积极性,吸收长城爱好者成为长城“业余管护员”,游览中一旦发现长城保护方面的问题及时上报有关部门。

  更多古建筑亟待关注

  几年前,黎川县以“防火防汛”为由,对明清老街进行改造,欲将“无力修缮”的数百幢骑楼和一幢“挡住消防通道”的明清老宅一并拆除。拆除后,该县又拟在老街新建仿古建筑。这样的做法遭到社会各界广泛质疑。

  现实中,有一些人缺乏科学的文物保护观念,在城市发展进程中不重视保护古建筑,甚至把古建筑保护与城市建设置于非此即彼的对立面,导致古建筑遭人为损毁的事件屡有发生。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如何保护好祖先留给我们的遗产?这个问题若解答不好,现代人就可能成为历史的罪人。

  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肖发标强调:“有很多地方的古街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进行了改造,而黎川比较落后,一直没有改造,原貌保存了下来,在全国都变得稀少。恰恰因此,这样的明清老街更显出了价值所在,因而古建筑理应保留”

  应适当保留历史遗迹

  针对一些抗战文物的历史损毁,如缺口、弹痕等,在修复之后依然保留,造成了人们“修了跟没修一样”的疑问。究竟该不该修?又如何修?

  “抗战时期遗留一些文物和遗迹应该很好保护,这是历史遗存的实物证据,如长城缺口,弹孔应保留原状,在不影响长城稳定性的前提下,不能随便改变、更换、修复。若长城缺口影响长城的稳定性,可作加固补强修复,修补部位与原长城有所区别,并标明其修复范围、时间、材料、位置、修复人等。”南京博物院原副院长奚三彩在接受中国城市报记者采访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王玉伟介绍,抗战文物保护不完全等同于一般历史文物的保护。主要解决安全的问题,而非文物本体的完整性问题,从而“让战争的痕迹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比如宛平城在修缮过程中,特别注意利用先进的技术对结构进行加固,消除安全隐患,但并不破坏历史原貌弹痕等看似不完整之处被刻意保留了下来。下一步长城抗战文物的修复也如是,部分地区将修栈道,安装透明的防雨棚,但文物本体保持不变。